歡迎來(lái)到遼寧長(cháng)安網(wǎng)
主辦: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huì )    承辦:遼寧法治報

沖著(zhù)健身私教報名 私教離職能退課嗎?

來(lái)源:遼寧法治報 | 作者:記者 關(guān)月 | 發(fā)布時(shí)間: 2023-11-14 10:07

  有不少消費者為追求健身效果,到健身房健身時(shí)會(huì )選擇專(zhuān)業(yè)度較高的私人教練課程,授課“一對一”,費用也相對更高一些。如果原先信賴(lài)的健身私教離職了,退費訴求就都能得到法院支持嗎?請看下面這兩個(gè)案情相似,判決結果卻截然相反的案例。

  案例一

  法院判退剩余費用的85%

  2019年2月,原告谷某與某健身有限公司簽訂了私人教練指導協(xié)議,約定原告購買(mǎi)私教課120節,總價(jià)28800元,私教課程有效期自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后延期至2019年6月。公司指派教練姓名:陶某某……2019年6月,原告從被告處購買(mǎi)游泳私教課30節,有效期至2020年10月。同時(shí)該協(xié)議寫(xiě)明:會(huì )員了解且同意其購買(mǎi)的是課程本身而非該指定教練或其他特定教練的個(gè)人服務(wù)。若該指定教練無(wú)法提供服務(wù),公司將指派其他教練進(jìn)行課程,且無(wú)需事先通知會(huì )員,會(huì )員無(wú)權請求退費或更換教練。

  陶某某離職后,谷某與該公司發(fā)生重新更換教練的糾紛,因協(xié)商不成,谷某訴至法院解除雙方協(xié)議并退費(剩余課程合計費用)10620元。

  一審法院認為,協(xié)議指定了具體的私人教練,在此背景下,健身服務(wù)合同的履行更加注重會(huì )員的個(gè)人體驗和互動(dòng)效果,強調私人教練和會(huì )員之間的合作、信任關(guān)系,具有一定的人身屬性。指定教練的離職使得原告的合同目的無(wú)法實(shí)現,原告有權提出解除合同,綜合考慮被告健身公司為履行合同所做的相關(guān)工作,法院酌定被告健身公司返還原告剩余私教費和會(huì )籍費的85%,即9027元。

  某健身有限公司不服判決上訴后,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二

  法院駁回消費者訴求

  2020年12月,朱某與某體育文化管理有限公司簽訂《會(huì )員協(xié)議》,付費1299元成為會(huì )員。2021年3月又與該公司簽訂《私人健身教練課程協(xié)議書(shū)》,朱某又支付私教課程費9180元。半月后,朱某以其瑜伽教練離職為由,要求解除私人健身教練課程協(xié)議并退費。

  一審法院認為,雙方簽訂的《會(huì )員協(xié)議》《私人健身教練課程協(xié)議書(shū)》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shí)意思表示,內容亦不違反我國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根據雙方簽訂的《私人健身教練課程協(xié)議書(shū)》,其中沒(méi)有約定私人教練丁某為雙方特別約定的朱某的私人教練,而且協(xié)議同時(shí)約定如原指定的私人教練無(wú)法繼續提供指導,該公司有權另行安排教練替代……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四百六十五條、第五百零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之規定,駁回朱某的訴訟請求。

  法官說(shuō)法

  合同是否明確教練姓名是關(guān)鍵

吳楷

法庫縣人民法院執行局執行長(cháng)吳楷

  問(wèn)題一:上述兩個(gè)案例案情相似,判決結果卻截然相反,從相關(guān)合同內容來(lái)看,最核心的差別在哪兒?

  吳楷:私教合同是一種服務(wù)型與預付型二合一的合同,合同具有雙重性,往往以經(jīng)營(yíng)者的誠信作為履行義務(wù)的基礎,合同成立后消費者一般不具有履行合同中的主導地位,消費者多處于弱勢,在履行合同中容易出現風(fēng)險隱患,導致利益失衡。

  上述案例的差別在于私教合同是否明確約定了私教人員這一情形,如合同約定并明確教練人員時(shí),合同的履行因消費者與教練互動(dòng)而需要相互信任以及涉及隱私保護的信賴(lài),具有一定的人身屬性,且就私人教練能力和資歷,消費者有知情權和選擇權,其信賴(lài)利益應予保護;如合同中沒(méi)有約定并明確教練人員,則屬于不具有人身屬性的一般服務(wù)合同的情形。

  問(wèn)題二:什么是人身屬性?

  吳楷:人身屬性是指它是與個(gè)人的人格始終伴隨而不可分離的權利,此種權利一般不能轉讓、拋棄,也不能繼承。具有人身屬性的債權、債務(wù),只能由特定的人享有或承擔。私人教練服務(wù)協(xié)議是具有人身屬性的以人身信任為基礎的權利義務(wù)合同。具有明確的特定人物期待,該期待與履行合同內容具有明顯的專(zhuān)一性,該期待不存在合同以外的不合理因素。

  問(wèn)題三:為了更好地維護自身權益,消費者在與健身機構簽訂合同中應該注意哪些問(wèn)題?

  吳楷:上述案件中私教合同雖然約定了私教離職或因其他原因不能繼續授課的,經(jīng)營(yíng)者保留指定其他教練進(jìn)行課程的權利,該條款顯然是經(jīng)營(yíng)者利用自身優(yōu)勢地位,在訂立合同時(shí)盡可能實(shí)現自身利益最大化而做出的規定,有悖公平原則。

  在與健身機構簽訂的合同中,要明確服務(wù)事項,如私人教練、服務(wù)內容等,特別是變化約定處置等;要注意一般性服務(wù)和特殊服務(wù)(專(zhuān)屬性)的定義與區別,盡量明確具體;要約定因時(shí)因事反饋條款,并且保留修改合同或補充合同的權利。消費者在進(jìn)行預付式消費時(shí)要謹慎,增強自己的維權意識。